父母“粘小”,第一代独生子女赡养危机来临

原标题:年轻人不“啃老”,父母却“粘小”?第一代独生子女赡养危机来临

“啃老族”是舶来品,它的前身叫“袋鼠族”,形容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就业,以薪水少等为理由,仍依赖父母的年轻人,就像袋鼠宝宝一样无法自立。

随着社会转型加速,家庭结构变迁,中度老龄化社会不期而至,啃老出现大转向:人过中年的父母们越来越粘着孩子,在情感上、心理上、身体上都依恋孩子。他们干预孩子择业和择偶,不希望孩子工作生活在离家太远的地方。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呼唤“鹰还巢”,新的“粘小”趋势来临。

1

“包办”家长增多 

“一毕业就叫我回老家去,让我在家乡找工作,可我想在北上广深闯荡一下。”“老家的房子都买好了,还给我安排了相亲对象,可我不想二十几岁就安顿下来,过一眼望到头的生活。”以往被人们责怪啃老的年轻人,如今在网上经常抱怨的话题,却是嫌弃父母管得太多太宽,替自己安排好了人生,事事大包大揽,就希望孩子毕业回老家,进体制内工作,找门当户对的对象。

二三十岁离开父母出去求学,毕业后在大城市闯荡一番,做出一些成绩证明自己,已是当代年轻人的普遍想法。然而,越来越多的父母更希望孩子能在身边,不希望孩子吃太多的苦。“包办”的家长与自我意识觉醒的孩子之间冲突不断。有的家长把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孩子身上,把全部情感寄托在孩子身上,甚至充当全天候保姆,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。

壹号头条Yihao.mobi 声明:本内容来源于中华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《触龙说赵太后》中触龙劝谏赵太后时所言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这句话即使放在当下仍不失启迪意义。父母若真心爱子女,就要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,为孩子的长远发展谋划,放手让他们自力更生,而不是事事包办。一味“粘小”的父母,或许该反思,如何给孩子自由发展的空间以适应激烈的竞争环境,如何让孩子学会走自己的路,成为有担当的新一代。同时,父母应更多地关注自己的感受,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,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2

独生代现象催生“反向依赖” 

啃老向“粘小”转向,与当今社会家庭结构的变化息息相关。初步测算,我国独生子女数量近2亿,最早一批出生的独生子女现在已过不惑之年,而他们的父母,都已是花甲老人。

父母渐老,孩子还小,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赡养危机渐渐到来。有人在网上询问,如今独生子女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其中点赞数最高的回答是:不敢病、不敢穷、不敢远嫁,因为父母只有我,牵一人而动全家。

北京大学人口学者穆光宗曾在一份调查中,为独生子女家庭打上了“高风险”标签,这种风险来源于“唯一性”。曾经的中国家庭讲究“四世同堂”“子孙绕膝”,如今这种金字塔结构已经颠倒,独生子女家庭的“高风险”在于它的结构是最不稳定的倒三角构造,全部的重心都落在独生子女身上。

尤其是当下我国典型的4-2-1家庭阵型,两个独生子女家庭的结合,让夹在中间的夫妻二人处于最尴尬的位置,既要赡养父母,又要养育孩子。幼时你陪我长大,现在我却没时间陪你养老;长时间漂泊在外,让父母忍受思念儿女的苦,待在父母身边又没有办法更好地发展事业、赚钱养家。对于独生子女来说,这已成为难以回避的矛盾。

壹号头条Yihao.mobi 声明:本内容来源于中华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独生代现象还强化了“亲子一体化”心理。由于只有一个孩子,过度的“爱”导致父母对子女产生了“反向依赖心理”——如果子女不依赖他们,他们就感到失落。因此,不帮子女操办婚礼、不给子女出钱买房、不给子女带孩子,就心里不舒服。独生子女渴望成就自我与父母期待陪伴之间的落差貌似很难弥合,“粘小”也最容易出现在这种家庭中。

年少时饱受宠爱的独生子女,不少将深陷于巨大的养老压力中。老龄化、少子化、独子养老,就像无数人头顶的一座大山,尚未完善的社会养老体系,让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成为“粘小族”。空巢老人的情感空虚、生活不便,也成为离家打拼的独生子女内心难以承受之重。

3

用社会化养老纾解“粘小” 

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日趋弱化,而4-2-1倒金字塔型家庭结构和陆续进入退休年龄的空巢父母,无疑加重了养老问题的严峻性。

“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盏灯”“小病不愿说,大病瞒着说”成为一些老人晚年生活的写照。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一位人大代表建议“增加独生子女看护假”瞬间冲上热搜。即便这个建议成为政策,20天的看护假也只是杯水车薪,只能起到缓解作用,无法真正解决问题。

专家们预计,未来5至10年,大多数住院的老年病人的子女都是独生子女。因此,从公共医疗的角度来说,建立完善的护工机制,大力推广居家养老,提供社区长者食堂等普惠养老服务,不但可以有效改善独生子女赡养父母难的局面,让广大独生子女后顾无忧专心于事业,还能让老年人提高生命质量,安享幸福晚年。

此外,父母们也要从根本上转变亲子观念,适时切断连接亲子两代人的“心理脐带”,扭转“亲子一体化”心理,做到与成年子女“心理断乳”。即使亲情再浓,两代人仍是彼此独立的人。尊重亲子之间权利与责任的边界,做好独立养老的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,不把所有希望寄托到子女身上,学会独立自主地安排好自己的晚年生活,让“光景不待人”“盛年不重来”的老年生活转为“东隅虽已逝,桑榆仍非晚”。

壹号头条Yihao.mobi 声明:本内容来源于中华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原标题:年轻人不“啃老”,父母却“粘小”?第一代独生子女赡养危机来临

“啃老族”是舶来品,它的前身叫“袋鼠族”,形容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就业,以薪水少等为理由,仍依赖父母的年轻人,就像袋鼠宝宝一样无法自立。

随着社会转型加速,家庭结构变迁,中度老龄化社会不期而至,啃老出现大转向:人过中年的父母们越来越粘着孩子,在情感上、心理上、身体上都依恋孩子。他们干预孩子择业和择偶,不希望孩子工作生活在离家太远的地方。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呼唤“鹰还巢”,新的“粘小”趋势来临。

1

“包办”家长增多 

“一毕业就叫我回老家去,让我在家乡找工作,可我想在北上广深闯荡一下。”“老家的房子都买好了,还给我安排了相亲对象,可我不想二十几岁就安顿下来,过一眼望到头的生活。”以往被人们责怪啃老的年轻人,如今在网上经常抱怨的话题,却是嫌弃父母管得太多太宽,替自己安排好了人生,事事大包大揽,就希望孩子毕业回老家,进体制内工作,找门当户对的对象。

二三十岁离开父母出去求学,毕业后在大城市闯荡一番,做出一些成绩证明自己,已是当代年轻人的普遍想法。然而,越来越多的父母更希望孩子能在身边,不希望孩子吃太多的苦。“包办”的家长与自我意识觉醒的孩子之间冲突不断。有的家长把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孩子身上,把全部情感寄托在孩子身上,甚至充当全天候保姆,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。

《触龙说赵太后》中触龙劝谏赵太后时所言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这句话即使放在当下仍不失启迪意义。父母若真心爱子女,就要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,为孩子的长远发展谋划,放手让他们自力更生,而不是事事包办。一味“粘小”的父母,或许该反思,如何给孩子自由发展的空间以适应激烈的竞争环境,如何让孩子学会走自己的路,成为有担当的新一代。同时,父母应更多地关注自己的感受,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,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2

独生代现象催生“反向依赖” 

啃老向“粘小”转向,与当今社会家庭结构的变化息息相关。初步测算,我国独生子女数量近2亿,最早一批出生的独生子女现在已过不惑之年,而他们的父母,都已是花甲老人。

父母渐老,孩子还小,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赡养危机渐渐到来。有人在网上询问,如今独生子女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其中点赞数最高的回答是:不敢病、不敢穷、不敢远嫁,因为父母只有我,牵一人而动全家。

北京大学人口学者穆光宗曾在一份调查中,为独生子女家庭打上了“高风险”标签,这种风险来源于“唯一性”。曾经的中国家庭讲究“四世同堂”“子孙绕膝”,如今这种金字塔结构已经颠倒,独生子女家庭的“高风险”在于它的结构是最不稳定的倒三角构造,全部的重心都落在独生子女身上。

尤其是当下我国典型的4-2-1家庭阵型,两个独生子女家庭的结合,让夹在中间的夫妻二人处于最尴尬的位置,既要赡养父母,又要养育孩子。幼时你陪我长大,现在我却没时间陪你养老;长时间漂泊在外,让父母忍受思念儿女的苦,待在父母身边又没有办法更好地发展事业、赚钱养家。对于独生子女来说,这已成为难以回避的矛盾。

独生代现象还强化了“亲子一体化”心理。由于只有一个孩子,过度的“爱”导致父母对子女产生了“反向依赖心理”——如果子女不依赖他们,他们就感到失落。因此,不帮子女操办婚礼、不给子女出钱买房、不给子女带孩子,就心里不舒服。独生子女渴望成就自我与父母期待陪伴之间的落差貌似很难弥合,“粘小”也最容易出现在这种家庭中。

年少时饱受宠爱的独生子女,不少将深陷于巨大的养老压力中。老龄化、少子化、独子养老,就像无数人头顶的一座大山,尚未完善的社会养老体系,让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成为“粘小族”。空巢老人的情感空虚、生活不便,也成为离家打拼的独生子女内心难以承受之重。

3

用社会化养老纾解“粘小” 

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日趋弱化,而4-2-1倒金字塔型家庭结构和陆续进入退休年龄的空巢父母,无疑加重了养老问题的严峻性。

“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盏灯”“小病不愿说,大病瞒着说”成为一些老人晚年生活的写照。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一位人大代表建议“增加独生子女看护假”瞬间冲上热搜。即便这个建议成为政策,20天的看护假也只是杯水车薪,只能起到缓解作用,无法真正解决问题。

专家们预计,未来5至10年,大多数住院的老年病人的子女都是独生子女。因此,从公共医疗的角度来说,建立完善的护工机制,大力推广居家养老,提供社区长者食堂等普惠养老服务,不但可以有效改善独生子女赡养父母难的局面,让广大独生子女后顾无忧专心于事业,还能让老年人提高生命质量,安享幸福晚年。

此外,父母们也要从根本上转变亲子观念,适时切断连接亲子两代人的“心理脐带”,扭转“亲子一体化”心理,做到与成年子女“心理断乳”。即使亲情再浓,两代人仍是彼此独立的人。尊重亲子之间权利与责任的边界,做好独立养老的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,不把所有希望寄托到子女身上,学会独立自主地安排好自己的晚年生活,让“光景不待人”“盛年不重来”的老年生活转为“东隅虽已逝,桑榆仍非晚”。

壹号头条Yihao.mobi 声明:本内容来源于中华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0
分享到:

评论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